我還是個“小囡囡”
來源:福廈鐵路項目經理部  作者:楊晶晶  時間:2019-03-05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扎在母親懷里,止不住抽泣,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,像斷了線的珠子… …

春節與家人的團聚,是那么的期待,又是那么的感慨!

從20歲出頭就在建筑工地漂泊,雖然也懂得“父母在,不遠游”的道理,但為了追求事業,還是義無反顧地漂了近10年。

“當你老了

頭發白了

睡意昏沉

當你老了

走不動了… …”

當初聽到以愛爾蘭詩人葉芝的詩歌改編的歌曲《當你老了》時,感覺離自己很遠、很遠… …可是,今年回家,看著父母漸漸如霜的兩鬢,不禁陣陣心酸,兩眼模糊。

每每回家,推門而入時,習慣的模式是先喊“爸”再喊“媽”,哪兒也不去,要先跟爸爸調皮地調侃幾句,逗他哈哈大笑后才罷。爸爸總是說:“咋長不大?”隨后,我還免不了跟爸爸撒嬌。我知道,在父母面前,女兒永遠是你們的“小囡囡”??墒?,我也感到,爸爸在我面前也是個“老小孩”,因為倘若我先喊媽您就會“吃醋”。

都說孩子是喜歡纏著父母的“小年糕”,可年邁的爸爸每次飯后,都要粘著我,陪他去遛彎兒,沿著村里的古壁、閣樓、老廟走著、走著… …爸爸的步子是蹣跚的,我卻像兒時般一蹦一跳,跑到前面,又返回迎接,爸爸心里美滋滋的,洋溢在臉上。

“爸,您笑什么呢?”

“你還是我那個有‘多動癥’閨女?!?/span>

是呀,女兒再大,在父母面前仍是“小囡囡”。

晚上,全家圍坐在一起打撲克。爸爸是那么認真,我們出錯一張牌,想悔一下都不讓。有時,他出錯了牌,我們也不準他悔牌,自己又生氣了。就這樣,另一種硝煙彌漫在家庭里。

正月初一是鄉親們走門串戶拜年的日子,我特意給媽媽找了身“青春裝”,打扮得花枝招展,像春天里的嫩芽。而我呢,則穿上了媽媽的舊衣服,像秋風吹落的樹葉。我還故意彎腰駝背咳嗽兩聲,惹得來串門的鄉親說:“這誰家孩子,這么皮,趕緊領回去!”

夜深了,鄉村的鞭炮聲漸停。進入正月,年味愈濃,但歸期也迫近,再過幾天就要返回工地了,心里有許多不舍,情不自禁地將頭扎在媽媽的懷里:“媽,我真留戀這樣的日子?!?/span>

一滴眼淚掉在我的額頭,沒有睜眼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l